凋碧树

路氏兄弟

讲真,我一直怀疑路氏兄弟的亲缘关系。一直打死不信,甚至觉的路鸣泽搞了个乌龙。因为前四部,路主席真和他弟性格完全不相似。但今天看了南大在五上的更新,主席一本正经的坑林大兄弟。那个眼神,那个气质,那个侃侃而谈。让我忽然觉的

这是小魔鬼他亲哥没错了。

那么问题来了,是主席原本的性格在逐渐苏醒。还是小魔鬼的推销员人设对我影响太深了?O_o

吸引了恶魔的小天使

我以为一见钟情是世上最为美好的词汇之一。譬如罗密欧与朱丽叶,柳梦梅和社丽娘,简大对李玉。

但我突然察觉李景天这个畜  牲对声声以正常人来看也算一见钟情。。

有太太根据这个写个题材吗?真的和晚呤太配了。

浩然剑 魔x

我可去你的。无论是哪个江澄,我都爱。一些说话不太合适的同志们,圈地自萌。

只是辞故人(一个小脑洞可能开长篇ooc)

”我和狗子一起长大,关系可好哩!”小胖子紧紧地牵着江澄的衣角,但小短腿还是跟不上江澄的步伐。江澄大步向前走着,眼里是塞了些丝不耐烦。(你要我怎么说?你那个狗子朋友是你爹前时相好的女人的儿子?。。)”该死的,等我找到金铃,看我不打断他的腿。”低声咒骂了一声,他一把揽起了小胖子,就乘着三毒飞了起来。紫色的衣袂翻滚起来像暮色中的晚霞。
”哇,飞起来了!”小胖子像只呱呱的鸭子。”你真的是仙人,”小胖子兴奋的吸溜吸溜鼻涕,一双乌黑油的眼睛让江澄想起了分别已久的小爱。”仙人,你可一定要帮我找到狗子。我一定要向他介绍你”“虽然我娘不喜欢他,但我喜欢他,除了我以外还有很多王家人喜欢他。他从小比我聪明....小朋友开始絮絮道道到。啧,江澄想了想,“你和狗子关系很好?”
那当然,小家伙一脸自豪地拍起胸脯。他每次逃课闯祸,都是我来给他放风。他每次害别人生气和他打架,我都要和他一起打。就连他怕的那些话本里的孤魂野鬼,我都能帮他赶走。那将来你打算怎么对他?小胖子现在明显已逃离了江宗主威助恐惧,语气都开朗起来。
“我都已经想好啦,等我把他找回来,我把王家都分他一半。我家家丁,我的糖葫芦。甚至我爹爹和我娘也分他一半。”小朋友继续大声阐述道。“而且他也说啦,他以后要和我去浪迹江湖,我们要做江湖上的赫赫有名的雌雄双侠!当一辈子的好兄弟!!”
年少时的人啊,总是想着要把最好的东西与最要的人分享。一起放了风筝,一起逃了课,那我们就是一辈子的好朋友啦。那时都心比天高,恨不得把天都捅个窟隆下来,但却极易能满足。后来随着时间流逝,长大的家伙们浑身是伤,当初的时光却已抵不上所有的苦。却反复盼望着那些日子,再多些,再多些。。。
伴随着小家伙的豪言壮语,四下一片噤声。“呵呵,”江澄轻声笑出了声。“怎么?”这是紫色衣服的仙人第一次笑出声,小胖子想道,“我是不是志向很高啊?”小家伙期期艾艾道,”其实狗子也是...”
“还雌雄双侠,你是雄还是雌啊?人家还不一定指忘你去救呢!”江澄轻飘飘的打断道。尽管知道不必跟一个孩子计较,但还是有异样的情绪丝丝缕缕的,包过着心脏,像风一样盘旋过空荡荡的地方。却又如同搭乘着逆旅的行舟,穿过一段风雕雪镂的前尘。“你放心 ,”隔着漫长了又漫长的时光,江澄慢条斯理的说道 “ 那个什么浪迹天涯的梦想,”
“是他骗你的。”

关于进狱

有点担心啊。虽然知道宰也会出来,但心里会不会有什么啊。有小伙伴说中也会开酒庆祝。但我觉得中也会拎着酒瓶去劫狱吧。总而言之,很担心宰这个兔崽子啊!